無憂無慮中學語文網

首頁 | 試卷下載 | 課件下載 | 教案教學 | 教學素材 | 作文中心 | 備課 | 中考 | 高考 | 學習頻道 | 教師頻道 | 課外讀物 | 會員區 | 手機版


  您的位置教案下載 >>小學教案 >>六年級下 >>
《臘八粥》課堂實錄
作者:   上傳者:tomacc  日期:20-03-26


一脈絡:蓄勢的飽滿味
  師:這節課,咱們繼續學習作家沈從文筆下的一篇小說——《臘八粥》(師生齊讀)。讓我們再一次走進那一幅細膩獨特的臘八風俗畫,請同學們打開課文,快速瀏覽,通過上節課的學習,你了解到了哪些內容?
  生:我了解到了那里的人都喜歡吃臘八粥。
  師:哦,那甜甜膩膩的臘八粥讓老老少少都垂涎欲滴。你還了解到了什么?
  生:我還了解到,課文分別是寫了盼臘八粥、分臘八粥和看臘八粥。
  師:你關注到了文章的脈絡。就在這一天,小小的八兒他是一心盼著臘八粥,思考著怎么分臘八粥,也是看到了臘八粥。(板書:盼,分,看)為了這臘八粥,誰來讀這一句?
  生:(朗讀)住方家大院的八兒,今天喜得快要發瘋了!(三個學生有感情的朗讀)
  師:我不僅聽出了喜,還聽出了急呀!同學們,就為了這臘八粥,住方家大院的八兒——
  生:(齊讀)住方家大院的八兒,今天喜得快要發瘋了
  二盼粥:細節的精確味
  師:那么,在一個又一個場景中,作者是如何通過文字將八兒的這一份喜,這一份急傳遞給我們的呢?我們先來看“盼”這一部分,請同學們自由朗讀2到8自然段,邊讀邊體會。
  生:(自由朗讀課文)
  師:已經有同學讀好了,那先請黃同學,你來說——
  生:我從“一個人出出進進灶房,看到那一大鍋正在嘆氣的粥,碗盞都已預備得整齊擺到灶邊好久了,但他媽總說是時候還早”可以看出,八兒非常想吃這個臘八粥,所以他一直進出想看臘八粥有沒有好。然后,從“碗盞都已預備整齊了”說明八兒非常著急,他一早就把碗盞預備好了,就等著臘八粥新鮮出爐了。還有,從“擺到灶邊好久了”,可能并沒有那么久的時間,只是因為他非常想吃臘八粥,他比較著急,所以他覺得等的時間很久了。
  師:真好!你從字里行間看出了八兒的這一份喜,這一份急。同學們,我們看這一部分的詞很有意思——(課件出示:出出進進)
  生:(齊讀)
  師:平時咱們習慣說的是——
  生:進進出出
  師:這有什么不一樣嗎?
  生:我認為他這里寫“出出進進”是寫八兒一次又一次地去看正在透氣的臘八粥,他就是想聞聞味道,就是想急著吃臘八粥。
  師:那這里也可以用“進進出出”嘛,為什么非要用“出出進進”呢?
  生:因為如果說“進進出出”的話,那只能表現八兒看完臘八粥之后出去了,但“出出進進”更表示八兒出去了心里還盼著臘八粥,等著早點吃到這美味的臘八粥。
  師:出出進進,它的落腳點在——
  生:(齊答)進!
  師:也就是說,出去了他又進來了!就這么一個動作,讓我們感受到了八兒的那一份迫不及待(板書:動作)。現在,你們全都是八兒,我要問你們,剛剛到晌午,平時這個時候,你們都在哪里?
  生:平時這個時候,我可能在草叢里捉蟈蟈。
  師:出去玩啦!還有呢?
  生:我可能出去找小伙伴玩。
  生:我很可能是玩泥巴去了。
  生:我可能在小樹邊找麻雀。
  師:可是今天,你怎么老是到灶房來?大清早我就看見你來了,第一次來是為了——
  生:第一次來我是為了看看臘八粥好了沒有。
  師:噢,第二次來呢?
  生:我是為了想聞一聞臘八粥的味道。
  師:對,你還不能吃,聞一聞味道也高興。才過了一會兒你又來了——
  生:我是來把碗盞擺擺整齊。
  師:看得出,你已經迫不及待啦!誰來讀出八兒的這份迫不及待?
  生:(朗讀)一個人出出進進灶房,看到那一大鍋正在嘆氣的粥,碗盞都已預備得整齊擺到灶邊好久了,但他媽總說是時候還早。
  師:嗯,這個八兒好像挺淡定的樣子,不夠,再請一位——
  生:(朗讀該句,讀出了迫不及待的味道)
  師:那香氣,那聲音,怎不令人垂涎欲滴呀!看看這個八兒——
  生:(齊讀該句,讀得聲情并茂)
  師:找到了這一處,還有嗎?
  生:我找的是“但八兒聽了這種松勁的話,眼睛可急紅了”。這里我看的是八兒聽了媽媽說的要到夜里,因為他要吃臘八粥迫不及待,所以他眼睛都急紅了,看出他都要哭出來了。
  師:是的,這句話中有一個詞,我覺得很有意思,“松勁”,什么叫“松勁”啊?
  生:就是八兒聽到媽媽這句話整個人都泄氣了。
  師:泄氣。還有嗎?
  生:我覺得是讓人感到有些失望。
  師:失望。還有嗎?
  生:本來他期待媽媽說的話,還是很有信心的,但是他一聽到媽媽說的話,就一下子沒有信心了。
  師:沒有信心。很沒勁,很沒意思就叫——
  生:(齊答)松勁。
  師:這是沈從文家鄉湘西的方言,咱們常州也有自己的方言,誰能用常州話來說一說松勁?
  生:(常州方言)沒勁,沒啥勁,一點勁也沒。(笑聲)
  師:她一下子用三種方式詮釋了常州話——松勁,這是咱們家鄉自己的方言,聽著就是那么親切,那么自然。這樣的方言,在這篇文章中還有好多好多。瞧——(課件出示:白胡胡)這是什么呀?
  生:(齊答)白胡子。
  師:(課件出示:上燈)
  生:(齊答)亮燈。
  師:(課件出示:赤飯豆)
  生:(齊答)紅豆。
  師:(課件出示:面東東)
  生:(齊答)軟乎乎。
  師:聽聽,讀起來就是一股濃濃的家鄉的味道!沈從文在我國有“鄉村文學之父”的美譽。他曾經說過——(課件出示:我心中對記憶里的河水、夕陽、鄉音,皆那么愛著,十分溫暖的愛著。)我心中對記憶里的河水、夕陽、鄉音,皆那么愛著,十分溫暖的愛著。
  師:可是咱們八兒啊,聽到這種松勁的話,是——
  生:(齊讀)眼睛都急紅了!
  師:你平時什么時候會急紅了眼?
  生:考試到最后沒做完,眼睛就會急紅了。
  生:好不容易做好的樂高玩具,被表弟一把給拍碎了。
  生:我收不到快遞的時候,眼睛都急紅了。
  師:可咱們的八兒是為了一碗粥——
  生:(齊讀)眼睛都急紅了。
  師:讀好了,誰來試試?
  生:(朗讀)但八兒聽了這種松勁的話,眼睛可急紅了。
  師:你的眼睛好像是有點紅紅的(笑聲)。誰再來試試?
  生:(朗讀)但八兒聽了這種松勁的話,眼睛可急紅了。
  師:讀得真好,一起來——
  生:(齊讀該句)
  師:同學們,你們看,就這么一個眼神(板書:眼神),讓我們感受到了八兒心中的煎熬與期待。繼續找,你還找到了哪些?
  生:我還找到了“媽,媽,要到什么時候才……”。這句話可以看出他非常著急,也可以看出他非常想吃臘八粥。
  師:八兒只說了這一句話嗎?下面還有,這就是八兒跟媽媽的對話(板書:對話)
  師:(課件出示:
  “媽,媽,要到什么時候才……”
  “要到夜里!”
  “那我餓了!”
  “餓了,也得到太陽落下時才準吃。”)
  師:那這個對話,我們配合著讀一讀,好不好?你們讀八兒,我來讀媽媽。
  師生:(分角色朗讀對話,互換角色后再次朗讀對話)
  師:真討厭,你們干嗎不等人家把話說完呀,媽媽為什么不等八兒把話說完?
  生:因為媽媽知道八兒想說什么,他很煎熬,想吃臘八粥。
  師:對,肯定他已經問了——好多次了(生齊答),早知道他要問什么呀!好!再來讀一遍。我還是讀八兒,聽仔細!
  師生:(分角色朗讀對話)
  師:聽出來沒?
  生:剛剛老師讀的時候,少了一個“媽”,少了一個“那”。
  師:少了兩個字,能不能少?
  生:第一句少了一個“媽”,就看不出八兒急切的心情。
  師:你覺得連用兩個“媽”——
  生:連用兩個“媽”可以看出八兒的迫不及待。
  師:那你來讀一下!
  生:(朗讀)媽,媽,要到什么時候才……
  師:不夠急。再請一位——
  生:(朗讀)媽,媽,要到什么時候才……
  師:急了。再來!
  生:(朗讀)媽,媽,要到什么時候才……
  師:真急了!再看下一句,為什么這個“那”也不能少?
  生:如果沒有“那”的話,就寫不出八兒在向媽媽撒嬌。
  生:也可以看出八兒非常想吃臘八粥。
  生:也看出八兒其實早已迫不及待了,他向媽媽撒嬌,就是想早一點吃到臘八粥。
  師:他真餓了?
  生:他沒有。
  師:沒餓,卻偏說餓了,這不是撒嬌,這是耍無賴是不是?來,你來讀讀看。
  生:(朗讀)那我餓了!
  師:讀的真好!你再來試試看。
  生:(朗讀)那我餓了!
  師:好,再來。
  生:(朗讀)那我餓了!
  師:一段對話,一字之差,表現出完全不同的心情。來!男生讀八兒,女生讀媽媽——
  生:(分角色朗讀對話)
  【讀的是盼粥,真正品的卻是語言的味道。一品語言的精確味,如果不是老師的刻意提醒,學生斷然發現不了“出出進進”與“進進出出”的細微差異,而正是這一點點的語義之別,讓學生真真切切地體認到“那一句話只有那一個說法,稍加增減更動,便不是那么一回事”(朱光潛語)的精確之美;二品語言的鄉土味,從湘西的“松勁”到常州的“沒勁”,一路沿波探源,最終抵達的是各自心靈的故鄉,讓學生好好聞一聞語言的鄉土氣息,走進的不僅僅是作者沈從文的鄉愁,也是學生自己的精神家園;三品語言的傳神味,真沒想到,“那我餓了”的“那”字,如此普通,又如此不普通。著一“那”字,八兒的撒嬌、淘氣、急著想吃又無可奈何又極不甘心的神情躍然紙上、呼之欲出。】
  三分粥:性格的傳神味
  師:沈從文非常善于通過這些細節來刻畫人物的內心(板書:細節刻畫內心)。一個動作,一段對話,甚至是一個眼神,都能將人物的內心刻畫得淋漓盡致。其實,通過細節刻畫內心在課文的后面兩個場景中也有,默讀后面兩個場景,趕緊找一找。
  生:(默讀課文,尋找相關語句)
  師:好!這位同學——
  生:從第9小節到第11小節,這是八兒和媽媽的對話,八兒和媽媽在商量該怎么分粥。
  師:八兒是想盡辦法要——
  生:他是想盡辦法要把自己的粥分得多一點,還得寸進尺,討價還價,同時也看出八兒對于臘八粥的喜愛和他的淘氣。
  師:他找的還是一段對話,既然是對話,我還是要請人來讀。(請兩位學生分角色朗讀)
  生1:(朗讀)“媽,媽,等一下我要吃三碗!我們只準大哥吃一碗,大哥同爹都吃不得甜的,我們倆光吃甜的也行……媽,媽,你吃三碗我也吃三碗,大哥同爹只準各吃一碗;一共八碗,是嗎?”
  生2:(朗讀)“是呀,八兒說得對。”
  生1:(朗讀)“要不然我吃三碗半,你就吃兩碗半……”
  師:這八兒的話還沒說完呢,他心里面還有話要說呀,如果媽媽繼續說——
  生2:“是呀,八兒說得對。”
  師:那八兒還得說——
  生1:“要不然我吃四碗,你就吃兩碗。”
  師:那八兒媽還得說——
  生2:“是呀,八兒說得對。”
  師:那八兒還得說——
  生1:“要不然我吃五碗,你就吃一碗。”
  師:八兒媽——
  生2:“是呀,八兒說得對。”
  師:還給他吃啊?八兒的肚子都要——撐破啦!(笑聲)這不依不饒的八兒啊,真是讓人忍俊不禁呀!來,這兩組讀八兒,這兩組讀媽媽——
  生:(兩組分角色朗讀)
  四看粥:復沓的形式味
  師:這又是一段對話,接下來,你又找到了哪里?
  生:我從第14小節中的“栗子會已稀爛到認不清楚了罷,赤飯豆會煮得渾身透腫成了患水鼓脹病那樣子了罷,花生仁兒吃來總已是面東東的了!棗子必大了三四倍——要是真的干紅棗也有那么大,那就妙極了!糖若作多了,它會起鍋巴……”從這句話中我可以看出此時的八兒雖然沒有看見粥,但是他的心卻一直想著粥,說明八兒非常想吃粥,說明他急切的心情。
  師:也就是說你找的這部分其實是人物的什么?
  生:他的心理。
  師:對,心理。(板書:心理)八兒啊,人很矮,他還沒有灶頭高,他對于鍋中的一切只能——猜想(師生齊答),那么,這鍋里面究竟有些什么呢?沈從文在一開頭就告訴我們了,讀——
  生:(齊讀)小米,飯豆,棗,栗,白糖,花生仁兒。
  師:你們吃過臘八粥嗎?你們吃過的臘八粥里還有些啥?
  生:還有芋頭。
  生:還有蠶豆。
  生:還有蓮子。
  生:還有葡萄干。
  師:哎喲,我喜歡。
  生:還有蕓豆。
  生:還有桂圓。
  生:還有南瓜。
  師:還有南瓜?這個我沒吃過。
  生:還有玉米。
  師:難怪老舍在《北京的春節》里面寫道:這不是粥,而是小型的農業展覽會呀!這么多好東西,在這鍋里煮著、熬著,都變成什么樣了呀?這八兒不停地猜著——
  生:(朗讀第14自然段)
  師:好的!同學們,你們猜,這八兒啊他一邊想著,一邊還會——
  生:流著口水。
  師:饞死他了!如果你是八兒,在想到哪里的時候會特別特別的饞呢?
  生:我想到“糖若作多了,它會起鍋巴”就特別饞。
  師:你喜歡吃甜食,我也是的。
  生:我想到“花生仁兒吃來總已是面東東的”就饞死了。
  師:你喜歡吃花生。
  生:想到“赤飯豆會煮得渾身胖胖的”就想流口水。
  師:看你,真的饞了。
  生:想到“棗子必大了三四倍——要是真的干紅棗也有那么大,那就妙極了”,我會特別特別饞,我最喜歡吃大大的紅棗了。
  師:好,同學們,老師來讀八兒心里猜想鍋里煮臘八粥的句子,你聽到特別讓你饞的地方,你就咂咂嘴,好嗎?
  生:(興趣盎然地應答)好!
  師:(聲情并茂地朗讀第14自然段)
  生:(聽到特別饞的地方,就各自發出咂嘴聲,笑聲不斷)
  師:八兒跟你們一樣,一邊想著臘八粥,一邊這樣咂嘴。哎,那八兒猜得對不對?
  生:對。
  師:全對?一點沒錯?不會吧,有錯吧——
  生:他沒有料到今天粥的顏色是深褐色的。
  師:對,顏色不對。媽媽說了,棗子赤豆放多了。除了顏色,他猜得全都對。就這五處地方,你們到文章當中去找一找對應的句子,再把它們劃下來。
  生:(默讀,劃出相關句子)
  師:好,先來第一處,這八兒猜:栗子會已稀爛到認不清楚了吧?
  生:(朗讀)“這不能不說是奇怪呀,栗子跌進鍋里,不久就得粉碎,那是他知道的。”
  師:好,第二處,他猜:赤飯豆會煮得渾身胖胖的了吧?
  生:(朗讀)“赤飯豆害水鼓腫,那也是往常熬粥時常見的事。”
  師:好的,第三處,他猜:花生仁兒吃起來總已是面東東的了?
  生:(朗讀)“花生仁兒脫了他的紅外套,這是不消說的事。”
  師:第四處,他猜:棗子必定是大了三四倍的。結果呢?這個沒找到?我看有人找到了——
  生:(朗讀)“媽的解釋的結果,是揀了一枚特別大得嚇人的赤棗給了八兒。”
  師:對呀,你看,大得嚇人哪!再看第五處,八兒猜:糖若作多了,它會起鍋巴,結果呢?
  生:(朗讀)“鍋巴,正是圍了鍋邊成一圈。”
  師:瞧,八兒猜的全對呀!既然猜的全對,作者為什么還要花這么多筆墨來寫呢?如此雷同的句子,難道不啰嗦嗎?不著急,同桌之間商量一下。
  生:(同桌之間議論紛紛)
  師:能說說你們的看法嗎?
  生:我從這雷同的句子看出,八兒雖然現在吃不到臘八粥,但他想想臘八粥的樣子,也是開心的。
  師:猜,必須寫,看出八兒他想想也是高興的。
  生:我從這里看出來,八兒可能吃過臘八粥,所以對臘八粥里面的東西是如數家珍。
  師:也就是印象,印象深刻,牢牢地記著呢!
  生:他可能在媽媽洗食材的時候偷偷地看了,所以記憶猶新。
  師:所以這個猜是必須要寫的。
  生:我覺得八兒猜的時候還不是那么清楚,但是當他看到的時候,看到眼前的這些食材,他感覺非常滿足。
  師:哦,猜想讓人喜歡,看見實實在在的更讓人喜歡。你們瞧,這看似重復的話語,實則用意頗深,就是在這種回環復沓的描寫中,八兒喜得快要發瘋了的形象躍然紙上!好,男生,讀八兒猜想的;女生,讀八兒看到的——
  生:(分角色朗讀)
  師:這八兒好不容易看到了臘八粥,然后呢——(課件出示:“哦……”)誰來讀這一句?
  生:(朗讀該句)
  師:(板書:哦)就這么一個簡單的語氣詞,你覺得該怎么讀,讀出八兒的什么來?
  生:讀出八兒的激動。
  師:來,你讀。
  生:(朗讀該句)
  師:哎呀,眼睛都放光了!你要讀出八兒的——
  生:我要讀出八兒看見臘八粥的驚喜。
  師:驚喜!你讀。
  生:(朗讀該句)
  師:你又要讀出——
  生:我要讀出他看到臘八粥的驚訝。
  生:(朗讀該句)
  師:瞧!眼睛都瞪大了!你來——
  生:我要讀出八兒看到臘八粥的滿足。
  生:(朗讀該句)
  師:這一份滿足、驚喜、驚訝、歡喜、幸福,都在這個“哦……”上了。來,一起來!
  生:(齊讀該句)
  【課聽到這里,我們才恍然大悟,何以邱俊要如此不厭其煩地將八兒猜粥和看粥這兩段文字單獨拈出來,且一五一十地做比對,栗子對栗子,赤飯豆對赤飯豆,花生仁兒對花生仁兒,棗子對棗子,鍋巴對鍋巴。原來,沈從文這樣寫的背后隱藏著一個文本秘妙——回環復沓。而我一直認為,沒有純粹的形式,形式本身就是一種更高級的“內容”。如果,“回環復沓”是一種形式的話,那么,我們就要進一步生起敏感來——為什么要安排這種形式?這種形式能傳遞怎樣的表達效果?課堂上,邱俊果然是這樣引導學生作深入思考的:“瞧,八兒猜的全對呀!既然猜的全對,作者為什么還要花這么多筆墨來寫呢?如此雷同的句子,難道不啰嗦嗎?”一個追問,一個反問,極大地提升了學生原有的語言經驗。】
  五吃粥:留白的含蓄味
  師:他驚異得喊起來,鍋中的一切已進了他的眼中。臘八粥終于熬好了,可以吃啦!(板書:吃)誰來讀——
  生:(朗讀)“夜飯桌邊,靠到他媽斜立著的八兒,肚子已成了一面小鼓了。”
  師:關于八兒吃臘八粥的這個場景,作者只用了24個字、3個標點,戛然而止。對此,你有什么問題嗎?
  生:我想知道為什么作者沒有寫八兒怎么吃臘八粥的。
  師:對呀,吃粥才是真正讓八兒喜得要發瘋的事情呀,他怎么不寫呢?他不寫,我們來寫!來,仔細看這一幅圖,抓住一個細節,寫一寫八兒吃臘八粥的樣子,注意書寫整齊。
  生:(想象寫話)
  師:好,我找了兩位同學寫的,我們先看這位同學的——(投影學生的作文紙)——
  師:(朗讀學生作文)八兒端起小椅子坐到桌子邊,他拿來了一個大碗,用小勺子敲著碗邊,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響,迫不及待地大叫道:“媽!媽!快給我吃!”說著,他自個的口水便順著嘴角落了下來。
  師:有意思!行款很整齊,字跡也很端正。再看這位同學的——(投影學生的作文紙)——
  師:(朗讀學生作文)八兒媽遞給八兒一碗臘八粥,八兒見了,這小眼神兒,忙從媽手中搶過,捧在手里,熱得他舒心地嘆了口氣,一手抓起勺子舀了一大勺粥往嘴里送,還含含糊糊地說:“多給我留點兒,你們慢點兒吃。
  師:真不錯!同學們,你們瞧,咱們同學自個兒就能把吃粥的場景寫得這么有意思,那沈從文他干嗎不寫呢?
  生:他在這里戛然而止,是因為他想給讀者留下懸念,留給讀者想象的空間。
  生:我覺得作者是為了讓我們也想象一下八兒吃粥時的樣子。
  師:也就是留給讀者想象的空間。是啊,同學們,你們瞧,這又是一種寫法,避實就虛,留給讀者無限的想象。
  【沿著品味語言藝術這一脈絡,邱俊的課不徐不疾、迤邐而來。沈從文的留白,自是其對行文節奏、語言格調的天才拿捏,可謂當行則行、當止則止、行所當行、止所當止。邱俊的留白,則是放手給學生一次再自然不過、再適時不過的語言實踐。這樣做的好處是顯而易見的,趁熱打鐵,習練語言文字的運用,一也;繪形傳神,進一步把握人物的性格特征,二也;虛實對比,感悟留白這一秘妙的獨特作用,三也。至此,文脈與課脈幾乎實現了完美的統一。】
  六主旨:人性的鄉愁味
  師:沈從文曾經說過:“這世上或有人想在沙基上建造樓閣,但我卻只想用石頭造一座結實的小廟,廟里供奉的是人性。”文章雖然寫的是臘八粥,實則是那一幅動人的畫。從這幅畫里,你看到了一個怎樣的八兒?
  生:我看到了一個調皮可愛的八兒。
  生:我看到了一個純真善良的八兒。
  生:我看到一個貪吃的八兒。
  生:我看到了一個淘氣的八兒。
  生:我看到一個滿滿童心的八兒。
  師:本來就是小孩子嘛,童心啊,天真啊,活潑呀,可愛呀。那么,從這篇文章當中,除了這人物形象之外,你還能讀到些什么?
  生:從第九小節可以看出,八兒跟媽媽討價還價,要多吃點臘八粥,但到第十一小節,他又說,我吃四碗,你吃兩碗,但是媽媽說,是呀,八兒說得對,可以看出媽媽對八兒有種溺愛的感覺。
  師:這一份愛雖然從未說出口,但卻伴著粥香,縈繞在心田!
  生:從這篇文章中,我還可以看出八兒的淘氣,從一開始八兒和媽媽撒嬌,到后來八兒和媽媽討價還價,一直到后來肚子已成一面小鼓了,寫出八兒是非常貪吃也非常淘氣的。
  師:你還沉浸在八兒的那種可愛的樣子里面。你還能讀出其他嗎?
  生:我還可以讀出八兒的無憂無慮。
  師:那除了人物形象之外,你還能讀出什么呢?
  生:我覺得作者在寫八兒,其實也是在寫自己,文中的八兒是無憂無慮而且非常貪吃,非常調皮,所以我覺得他寫出了作者對家鄉的向往和渴望。
  師:那份懷念,對不對啊?那是家鄉的味道,甜入心扉,就跟臘八粥似的。
  生:我從這篇課文中學習了很多沈從文的家鄉話,那說明他是懷念鄉音,想把家鄉話帶給全國人民。
  師:帶給更多的人,最美是鄉音啊!
  生:這里我還可以看出臘八粥不僅讓老老少少非常喜歡,而且這里的字里行間也可以看出臘八粥給作者也帶來了很大的印象,也讓作者十分的懷念。
  師:那一份情,是深深地埋在了他的心里。同學們,沈從文22歲離開家鄉,來到北京謀生,不管是窮困潦倒還是功成名就,都時時思念著故鄉。正如他所說的,我的生命在這個環境中生長,和這一切都分不開。幾十年來,他對故土的這份深深的眷戀,演繹出了一個個感人至深的故事。沈從文筆下的《臘八粥》簡單而又質樸,卻也被他細膩獨特的筆觸熬得香甜綿軟。那就是家鄉,那就是生活。那濃濃的情,那綿綿的思,融在了粥里,也流露在字里行間。課后,請同學們再去讀讀冰心、老舍、梁實秋筆下的臘八粥,比較一下,同樣的臘八粥,文字上有著怎樣不同的味道。下課!


 



* 本站是所有資料僅供教學之用。本站部分內容來自互聯網或由會員上傳,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問題,請及時聯系我們。
* 本站所有的數據都是本地下載,不可能出現不能下載,下載不成功時,請一直重試下載,如果一直不成功,可能是本站出了故障,隔個幾分種后再次重新下載,詳細請參考下載說明!
 交互區
上傳資料 資料求助
 站內搜索

關鍵字   

 欄目推薦
在線新華字典  在線成語詞典
古詩詞大全    中國四大名著
文言文翻譯   入團志愿書
中考歷屆試卷  高考歷屆試卷
初中閱讀練習  高中閱讀練習
 相關資料
《臘八粥》教學反思
《臘八粥》教案3
《臘八粥》教學設計2
《臘八粥》教學設計及學案
《臘八粥》ppt課件2
《臘八粥》ppt課件1
《臘八粥》教案1


   版權所有 無憂無慮中學語文網 Email:zmjfy@yeah.net  浙ICP備05019169號 

同乐城188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